img25
img25

人体的初探


人体初探

  很多人都希望寻求到什么赖以指导的世外大法,而实际上却究竟无法可依,一切都是缘法,都本在平凡的生活中,因此也本没有什么超世绝招,心态的转变与心性的率性、恒久与自然护持是*关键的。内心的和谐与安乐不能单纯地从“六识”延展的科学或术法的调研中获得(即使在一切法术调研中涉及到敬业精神和热情以及潜意识等第七、八识的有关活动,其深度也*终没有超出“八识”范畴)只有对于本心的“不离当前”了悟才是真正无尽安乐的源泉(本觉圆明),那将是一种淡淡的安详与淡淡的喜乐,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豁朗、达观与超然。

  人体包括统一而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单个是“人”,表示肉身,一头两腿;单个是“体”,对应本原本体。用现代科学的说法,就是一部分对应有形有相的化学实体存在,另一部分对应无形的物理场存在,也可能形成某种伴生虚体之象,但从根本上来说真正本原属于无形无象却可化生万物的能量海洋,可能就是现代物理学所调研的“物理真空”。不管怎样,对人体结构和功能的调研不能离开这一实一虚,一阴一阳两个角度,否则认识将是非常片面的。在医学上目前已经将人体的调研分为生理和心理两个角度,提出所谓心身医学的说法,实际上划分并不是太基本和严格,调研也不是很彻底和深入,我觉得从物理和化学两个层面特别是其相互关联关系来系统探讨人体奥秘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来说要更具体和实际一些。另外,古人的说法是“形而下者之谓器,形而上者之谓道”,又说“道生之,物形之,势成之,德蓄之”,故人体实际上是“道”与“器”的有机统一体,也就是说,人本身就是大道规律演化的产物,自然其生杀合于“道”体,人生人死一切历程及演化都本在道化之中。

  计算机以及其各种传感器集成系统,往往可察微,却难以知妙,因为不具慧眼使然,计算机的物理机制导致只能从大量电平的切换与类似热噪声的变动中处理信息(计算机芯片发热,类似人头脑过度思维时发热,难以调和水火,说明落入“后天”计算,先天计算自然清凉),虽然具有电子开关的高速度,却难以具有电子量子彼此相干的协同性与真正的并行性,其电路布线设计和元器件分布往往严格避免互感现象,而且计算机晶体管必须要工作于线性区,否则计算结果便无从控制和预测,出现计算逻辑混乱,但人们这样在获得确定性和可预测性的同时,却失去了更深层的利用宇宙本存机制实现“强大计算能力”的机会(人算不如天算,合道为要),类似地,人类的常规思维也是如此,因为人可看成单个超上等的生物有机模拟计算机,其非常善于处理各种模糊信息,虽然可察觉一些纷繁复杂的表象信息,却难以会其玄奥灵妙与简单性,尚不能诸根互用(深层次的协同互感)而具有妙观察智、毋庸谈成所作智、平等性智与大圆镜智。此外,由于人偏重于是“模拟计算机”(通过修炼提纯至于精微之处,量子性方明显显现,如古人说“三生万物”,则加大了分布离散的类似于数字信号处理功能的比重,实现连续和离散的彻底统一,则相对稳定,可“永不退转”),所以比较容易受到环境噪声干扰(精度也不是很高,且不象数字计算机那样容易控制),导致绝大多数超常功能并不稳定,如同现代物理学超常超导状态不稳定一样(超导状态对温度条件要求严格而容易受热噪声干扰,另外一种猜测,超常状态之所以不稳定,是因为“法身”无虚丹原因造成的,没有实现实虚自完备藏灵互化、互根,*后必须实虚物质完全淹灭方合化道无,人体虽先天本丹自具,然后天识神用事,虚去而实丰,经络淤塞不通,遂生百病,因此必须要有单个“虚物质”收摄和恰当的累积冲和过程)。正如超音速调研中“突破声障”一样,人类如何能保证身体每单个细胞协同参与思维并行计算、思维速度效应又如何突破“光速障碍”而实现思维量子层面协同,导致小宇宙的彻底“相变”而“永不退转”,将逐步成为人体生物计算机的调研内容,走向内在和传统进行**整合和全方位探索印证将是新时代新的科学前沿。

  不论从时域、空域还是从频域来对某一系统进行描述,本来就是单个角度问题,从任何单个域来看都可给出某种正交完备描述。具体来说,不论是注重粒子性的泰勒展开、还是注重波动性的傅立叶展开,各种正交完备函数族的展开式不过是特定角度的分析,但每单个分析方法都是完备的,能描述宇内宙中一切可能变化性态,而且各分析方法间具有某种变通和映射关系(如傅立叶正逆变换,正逆变换合为一就是双s太极,其中的2п因子是因为整体性圆的缘故),只是描述角度和描述方法的不同,其中所蕴含的系统总能量和总信息量是完全守恒和等价的(如在傅立叶积分变换中有巴塞瓦尔定理保证能量守恒)。需要指出的是,在傅立叶分析中实部部分对应实物质,虚部部分对应虚物质,它们分别按照一定实虚配比(体现为复相角)和能量(体现为模)分布于不同频率上,形成全频谱分布结构(若各频率分量等能量等幅分布,在一维情形整体叠加为时不变常数信号,则为“入道”),这和用随时间或空间坐标变化函数的规律描述形式虽然是完全相通的,在本质上都是从不同角度对变化的描述,但前者由于波动的全域特性,从而更容易体现实空间(非相空间)规律的“整体性”,因此更符合东方传统认知习惯,形成幻假幻真的全频谱波象空间规律的描述。实际上频谱的分析对应另一套完备的对于世界存在及其演化规律的分析方法(如功修中可能出现的频谱变化,特别是频谱切换和频谱反转现象),各级频谱的交参变化可解释时间本质(本来并没有时间,时间是频谱扰动变化所造成的假象),只有将两种分析方法互补结合,认识才能更**,从而正交超越真假分别剖判进入**域而直参当下(正交的概念*初来源于直线或平面的垂直,比如如果一条直线垂直于单个平面,则该直线垂直于平面内的所有直线,也可说与平面中所有直线正交,互不存在投影分量;又比如空间直角坐标系三条坐标轴在原点处两两互相正交),体证真空妙有。

  生命与非生命之间的界限有时是那么的难以划分,这里有几个例子,尿素*早是在人或动物尿中发现的,在化学发展的*早期,人们认为尿素不能人工合成,被称为“生命物质”,但现在已经可大批量生产;我国科学家曾经在世界上**次用人工方法合成过具有生物活性的结晶牛胰岛素,突破了生物活性高分子只可能在生物体内合成的“神话”;有一种病毒(名称忘记),其主要组成部分是两种高分子化合物,若分开时不过是两种有机物质,但两种物质溶液合在一起,却在溶液中自动两两重组成病毒并表现出生命特征。此外,更令人感到奇妙的是人生死状态的转换过程,其中蛋白质失去生命活性的“变性”现象很值得调研。就分子层面上而言,物质结构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人死前后生命活力之差却有如此天壤之别,不能不使人感到错谔和惊叹,也许可能真有所谓“灵魂”媒体的存在,但完全可推测,“灵魂”物质即使存在,在地球局部空间中,也只可能是一种虚存在“场态”存在,其组分精微程度一般不会超过核子层次,并具有“全息”现象,至于其基元组分的粒度是否超过电子,还需要进一步探究。


  人体的内外经络是互为镜象的,内机强到一定时候,可能出现非线性光学现象(也出现常规几何光学现象,比如玄光吞吐即生物场太极剖分造成的类似牛顿环的现象),身外出现五彩轮(根据现代光学实验,以一定能量激光束照射一维光栅投影屏上显象为直线等波长距排列光点,二维光栅为十字光点,三维光栅为矩阵光点,旋转光栅为佛轮光圈无晕,光栅换为等序排列石墨晶体片显象为有晕彩光轮,进一步不成熟推测,量子能级再高,则可能出螺旋弹簧状光象)映射外无穷大频率空间,内外太极互映,意识潜意识镜相取反,互为傅立叶变换,加上顺逆流转,冲和至极可能就是双s太极构象,根据信息光学原理,凸透镜成象的物与象互为傅立叶变换(凸透镜可看成两球相交而成),顶多相差单个二次相位因子,若物在前焦平面上,则在后焦平面上互为准确傅立叶变换(实际上傅立叶变换在光学中广泛应用,夫琅和费衍射与傅立叶变换也有关联,又如点扩展函数的概念),只相差单个常数相位因子,推广到三维球面镜成象也是如此。人体功能与傅立叶变换关系非常密切,比如人的眼睛晶状体就相当于单个凸透镜,人的泥丸宫(也就是松果体)有退化的视网膜(很可能天目穴位附近,古代丹道称为祖窍的部位,也是单个场效应凸透镜乃至球镜,类似电子显微镜和天文学中引力透镜一样),甚至人体一切信息处理功能的实现都是自动进行空间全息傅立叶计算的结果(光学感应神经和经络等系统立体感知网络而自动进行快速分布并行计算,这是信息光学和人体神经网络调研给出的某种启发,而且各种快速傅立叶变换算法与数论关系密切,可能与古代阵法原理调研相关,也许,人体生物场能实时完成正反傅立叶变换计算而进行相关生理、心理功能信息处理,人透视功能的实现可能直接与傅立叶变换物理效应有关),如果那样的话,拓展人体功能,当注重全频谱体智(无量光智慧)。

img25
中国中医针灸器材网
电话:021-39883039   传真:021-39883039
地址:上海市万浜中路53号  邮编: